<var id="35pnv"><video id="35pnv"></video></var>
<var id="35pnv"></var>
<var id="35pnv"></var>
<var id="35pnv"></var>
<var id="35pnv"><span id="35pnv"><menuitem id="35pnv"></menuitem></span></var>
<var id="35pnv"><video id="35pnv"></video></var><var id="35pnv"><video id="35pnv"></video></var>
<cite id="35pnv"></cite>
<var id="35pnv"><video id="35pnv"><thead id="35pnv"></thead></video></var>
<var id="35pnv"><video id="35pnv"></video></var>
<cite id="35pnv"></cite>
<var id="35pnv"><strike id="35pnv"></strike></var>
  • 打造最專業的中國照明設計 
  • YJDGSJ66
  • 客服電話:
    周一到周五8:30-17:30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深度報道 » 正文

    景觀要有眼睛、頭腦和心腸

    發布日期:2015-03-24來源:優爾城 瀏覽次數:111

     與景觀設計師龐偉先生的訪談約在他的辦公室內。走到其公司附近,散步的老人安詳,玩耍的孩童朝氣,曬太陽的貓慵懶,滿滿地氣兒充盈于此。與想象中不同,他的辦公室出乎意料的簡潔。三面墻皆為書架,已被各種書本擺滿。赴約之前記者就耳聞他嗜書,但見此情景,還是被其藏書之多所震撼。

    龐偉嗜書表現在他買書、迷書,也用書來鼓勵員工。節日福利可能會加上幾張書券,甚至時機成熟,也給員工出書。去年他決策公司出資為廣土兩位設計師署名出版了一本專著,收錄了廣土近十年的作品表現案例。這樣的事情在如今利欲熏心的社會并不多見,“他們都是我在泥濘中摸爬滾打的戰友兄弟,這本書是他們的財富,也是我的財富”。寥寥數語,龐偉就透露出他行走江湖、情誼當先的俠客風范。

    談到出書,如今不爭的事實是景觀設計的案例書籍越出越多,但其中好的景觀作品卻極其少見,所謂經典案例中不乏慘不忍睹之作,在揮霍土地、無病呻吟、炫耀資本和權力。而究竟什么才是好的景觀作品,龐偉以一個非常新奇的比喻描述了他的理解和看法,他說:“好的景觀設計其實和人相似,要有眼睛,要有頭腦,還要有心腸。”

    景觀的眼睛

    “滿足視覺,滿足審美”

    龐偉說:“正如景觀一詞造詞所緣,景觀很大程度上就是以觀景為目的,它通過眼睛創造大地和城市的美,這也始終是景觀的一個主要努力目標。”

    在這里他提到了早前的一個住宅項目——廣州光大花園E區景觀設計。設計將萌生于嶺南大地的圖案(榕根)抽出并立體化,形成立體的步行系統與景觀系統——榕橋。其原創性景觀設計將在時代感和地域特色上刻意把握,使觀者、居者有眼前一亮之感。而楔入水面,飄然凌波的“水廊”、“榕橋”,入口岸邊的彩色盒子,以及盒子里輕瀉的清亮水瀑,儼然是鄉村之美的都市版本。草坡上,一個個插入土坡中的游憩場地,一如從土地中生出一般的地景塑造,加上蜿蜒曲折、通花渡壑的“游廊”,協調地融揉于自然環境中,渾然一體,形成了獨特的空間結構,用現代的手法,闡釋和傳達時尚都市的美學新意和時尚之魅,延續光大榕樹下的社區文化,匯集一棵棵榕樹,居者在榕樹下,沐浴著嶺南文化之風。

    “把一個項目做好看,視覺美很重要,目光所及,人們能心情愉悅,但講求形式不等于形式主義??偟膩碚f,美正在淪喪,如何通過景觀讓人們重拾對美的敏銳和熱愛,這也是景觀設計師的責任。”

    景觀的頭腦

    “不光好看,還要有功能,還要有思想”

    “景觀只有眼睛,這還不夠。它不光要好看,還要有功能,還要有思想。”

    深圳福田原居民記憶公園是以龐偉為首席設計師的廣州土人團隊2012年設計落地的項目,起初只是一個因周邊建設臨時堆放存土的坡塊,被計劃建設成講述地方文化的小廣場,龐偉對官員表述說:深圳草根的歷史就是最好的文化,30萬原居民就是這些文化最有力的創造人,這些人也正是改革開放的始作俑者。最終這里被爭取成為紀念深圳福田原居民的公園。而如何將這一小塊坡地營建成一個被賦予了紀念意義的游憩空間則是他和他的團隊所遇到的挑戰。

    為了設計好這個65000平方米的公園,龐偉和他的團隊一起,花了幾個月的時間走訪了附近上下梅林、福田、皇崗、下沙等十五個村落的本土和外來的老人、小孩、婦女等不同群體,從方方面面了解各種群體對公園的需求。

    公園按地勢分為了記憶廣場和信息阡陌兩塊。記憶廣場則按視角延伸設置了三組景觀雕塑群,西南向以城市帶為背景的當代村落景墻雕塑群、北向以筆架山為背景的傳統村落景墻雕塑群均采用了新技術做出了逼真的效果,都是人們所熟知的城中村面貌,黑白畫面與遠處的現代化城市背景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廣場中心為下沉的活動區域,通過榕樹林、水井、座椅等元素模擬福田傳統村落的意向。木質景觀棧道串聯起了坡頂草地樹林之中的信息斑塊和嵌入了若干關于福田村落歷史與城市化進程信息碎片、形似農田阡陌的活動區域。半月形的毛石鋪地,形似客家圍屋傳統的“化胎”,竹林種植遮蔽西面馬路的喧囂雜亂,芭蕉和白茅極盡樸素的營造氛圍,蘭花楹和含羞草則還在蓄勢生長。

    “三十多年來,深圳的改革與發展成果為全世界所矚目,人們熟知的是一個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的故事。其實這個圈前前后后都有30萬原居民的掙扎、努力和奮斗。在深圳飛速的城市建設過程中,本土村落逐漸被淹沒和變成鋼筋水泥的叢林,甚至最終消失無蹤。我們試圖從原居民的視角去描繪這一龐大社會進程的一角,留下景觀的社會學記憶,也給這30萬原居民留下一個回憶的空間,這是一個不容忽略的大背景,也是建此公園的初衷。”

    在這里,木質步道的圍欄上任性地攀爬著一些野生植物。有人在以深圳城中村最具代表性、人們最為熟悉的畫面為藍本的雕塑墻前佇立沉思。“好的景觀不能光是漂亮的風景和構筑,它要能提出問題、解決問題。這要求設計師不僅是專業的視覺藝術建造者,更應該是一個關心社會、尊重普羅大眾的實踐者,才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單純的景觀原本存在的一些缺陷。在這個項目里,我們希望在提供游憩空間的同時,亦能滿足它‘記憶’的功能,能從景觀上為福田區留存一段珍貴的歷史。”

    景觀的心腸

    “眼中有人,心中有社會,要通過設計師的作品體現關懷”

    “景觀設計師的作品是服務人、服務人間的,我們做的東西關系著人們的生活,關系著生態,關系著文化的傳承。我們能回避這個行業自身的使命和承擔嗎?設計師其實更接近于人文工作者,他的作品要體現人文關懷,要為大眾服務,而不只是為付錢的甲方服務。一個有心腸的設計師,會更多地去替潛在的甲方著想:自己的設計是否會破壞周邊的環境,影響周邊的動植物生存?自己的設計是否會方便老人、小孩以及殘疾人?是否能保障他們的安全?動植物、老人小孩、殘疾人……他們不會給你設計費,但他們都是潛在的甲方,這些潛在的甲方的評價,是檢驗設計師心腸的試金石。你注意了它們的訴求,你的眼中有人,心中有社會,這就是心腸。”

    有心腸的設計者,如謝英俊,如無止橋,還有一些不出名卻切實在關注人、關注社會的設計,他們都是有心腸的設計者。龐偉說:“當身邊不斷有這樣的同行在做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也會覺得這一切并非那么遙不可及。中國有才華的設計師不少,當他們都愿意這么做的時候,將是一股巨大的、摧枯拉朽的力量!”

    遺憾的是記憶公園到今天依舊是半完工狀態,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讓龐偉和同事們備感無奈,景觀的努力近乎掙扎。

    電影《林肯》中有一句臺詞——詩意不是你在做的這件事情本身有多美,而是你為了它的美去燃燒和釋放生命的過程。即便在這個過程中有著種種的困難和阻礙,龐偉說,我們要做的,大抵也就是鼓足勇氣,平實而樸素的去立言行事。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新聞中心

點擊查看詳情
国产午夜精品无码视频